家园论坛
楼主 木华 说:

日前,在社交网站直播的一场辩论引起无数网友的关注。
辩论双方为《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与香港作家陶杰,
对于两位知名人士的辩论,我们听后觉得很狗血,特别是香港作家陶先生的表述,直接把我们拉到一个迷雾阵里了,提三点供大家评论:
一、陶先生在辩论之初说这次香港的暴力游行背后没有国外黑手力量的介入,完全是香港市民自发意愿的体现;结果在说到兴高采烈的时候,又言之确凿地说,香港暴力游行的背后有国外势力的支持操控,这是众人皆知的事情。这是什么情况?难道是陶先生在辩论的过程中,专门出稿费请专业情报机构在这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做了情报工作分析研判后改口的吗?
二、陶先生的观点是建议林郑月娥特守引咎辞职,或者由中央政府直接予以免职,我们很奇怪这个观点,林郑特守的始发修法提议难道不对吗?罪犯引渡制度是国际惯例,目的就是让危害人类社会安全的和危害国家民族安全利益的不法之徒无容身之地,反对修立法的力量目的何在?难道就是要让香港成为这些不法之徒的天堂,难道香港成为犯罪者的大本营才符合香港的利益?心花怒放地接纳这批为国际法准则不容的犯罪分子,还要堂而皇之地称他们为香港民众的一部分,这似乎应了中国的一句成语——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另外陶先生确实是个有胆魄的作家,这种表述等于在说反对修立法的游行人员都是国际逃犯,这个脏水泼得那叫一个大,用瓢泼污蔑恰如其分!
如果说林郑特守做得不好的地方,我们倒觉得是他在之前提出的暂停修立法的表态和怯场的道歉行为,如果以后者的理由让他辞职,我们是坚决支持的。
三、陶先生立场鲜明地指责元朗发生的当地居民驱逐暴力游行队伍的事件,在辩论中直接进行了宣判,认为那些驱逐暴力游行者的人员为“真正的暴徒”,这让我们想起一个笑话——有一伙强盗冲进别人家里打、砸、烧、抢,主人无奈奋起反击,保卫自己的家园,结果被打伤的强盗把主人告上了法庭,理由是他们不过是对别人家的财产进行了有限度地破坏,但主人却直接把他们打伤打残了,人永远比财产重要,因此要法庭将主人定为暴徒,同时强盗还提起附带诉讼,理由是当时在门口有两个路过的警察,居然没有过来制止主人的抵抗行为,对强盗的打砸烧行动造成了不利结果。
哈哈,这个可能是我们听到的最可笑的故事了。如果有人问在香港什么职业最受虐,以前我们不知道,现在我们很有依据地知道了这个答案——警察!
最后呢,我们对于主持人提到的“站在街头的一些人的意见是民主”和“价值观不同”的理念很感兴趣,香港号称有700万居民,如果那些一小撮在街头闹事的人的意见就是民主,那置700万香港民众于何地,700万居民的意见抵不过这一小撮人的无理诉求,甚至闹到香港鸡犬不宁的地步都不能管,还要指责警察维护城市秩序的履职行为?至于争取自由的价值观的问题,在香港未回归之前香港人的民主自由在哪里,难道是那个时候香港人没有民主自由的权益要求?
还有就是香港青年一代的生存压力,细分一下根源是香港回归后造成的吗?香港现在的问题恰恰是在这之前资本主义制度和经济模式演化积累的结果,社会资源分配的两极化矛盾就这样下去只能会愈演愈烈,甚至目前的这些闹剧,背后也有资本集团和既得利益团体的幕后操纵,这又应了中国的一句古话——被人卖了还要替人数钱!香港年轻一代确实不成熟。
就社会制度而论,没有绝对的好,也没有绝对的坏,评判其好坏的唯一标准就是看是谁在管控和建设,看其发展是否更有利于民众。主持人之所以提出这种问题,我们可以理解为是给佳宾一个表达的角度,如果不然,那就说明确实是受专业所限了!
香港很美丽,因为她是中国不可分割的领土,香港人也很可爱,因为在我们认知中是一脉同源的手足兄弟姐妹,而且很擅长制造生活的戏剧,但生活可以多点情趣,人生却不能迷糊,否则会坠入无底深渊!

2019-09-05 11:11:22
如发帖或回帖,请先点击登录
下一篇 一封家书惊动教育部,打动了亿万父母!有人建议收为语文教材 上一篇 官场故事:《乡长招待县长》
copy@2007-2019 ymax.cn Inc.All Rights Reserved
沂蒙爱心家园 版权所有 鲁ICP备070121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