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园论坛
楼主 木华 说:

心理咨询也许对于很多人来说,是既神秘又令人害怕的,尤其是当你不知该期待什么的时候。神秘于,我们即将向心理咨询师说出的或许本来就是个秘密,从没有对谁说起过;害怕于,心理医生这个词,让人觉得抗拒。去看心理医生就意味着自己被归为生病或者有问题的那一类,这是我们都想回避和拒绝的。

我们还会有一系列的担心,我要向一位陌生人说出秘密吗?TA会怎么看我?如果我们在街上遇到了,该怎么向朋友或家人介绍?就算这些都不考虑,我的问题多长时间能解决?一次?两次?如果我无法长期坚持怎么办?真的只是“聊天”就能解决我的问题?那我能否自己克服?

这些关于心理咨询的疑惑,也刚好是心理咨询师希望大家了解的。一起来看!

哪些人算是“心理医生”?

“心理医生”是老百姓通俗的叫法。在行业内,有几种人属于“心理医生”的范围:

心理咨询师(counselor);

心理治疗师(psychotherapist);

临床心理学家(clinicalpsychologist);

受过心理咨询或心理治疗专业训练的社工人员(social worker);

精神科医生(psychiatrist)。

他们的区别是:

心理咨询师,主要服务的对象是心理问题较轻的人,特别是不构成心理疾病诊断的一些心理问题,比如在婚恋、学习或工作、社交上遇到的一些情绪困扰。目前在中国大陆的心理咨询师在非医疗机构执业,《精神卫生法》出台后,心理咨询师不能对来访者进行精神科诊断和从事所谓的“心理治疗”。

心理治疗师,主要服务的对象是心理问题较重但不是精神病的人,特别是已经构成一些心理疾患诊断的人,比如:焦虑症、抑郁症、强迫症、人格障碍等。这些疾病不是精神分裂症,患者大多能觉察到自己有心理问题,并愿意寻求专业帮助。在中国大陆的“心理治疗师”一般在医院心理科工作,但是目前在卫生系统还没有专门的职业设定,心理治疗师属于卫生系统的“技师”系列,与放射科技师类似。

临床心理学家,一般具有心理治疗的能力,同时做一些相关领域的科研。他们通常在高校从事心理治疗、心理咨询和心理病理学的教学、实践和科研工作,一些接受过系统心理治疗专业训练的医学心理学的教师也属于此类。

精神科医生,主要对严重的精神病(主要包括:精神分裂症、情感障碍)进行药物治疗。他们其中较少的一部分同时接受过系统心理治疗专业训练,因此在精神专科门诊也从事心理治疗(受过严格心理治疗专业训练的精神科医生一般不给自己的心理治疗患者开药,或者会让其他精神科同事给同一个患者开药,严格区分心理治疗师和精神科医生的角色)。

社工人员,是做社区健康促进工作的专业人员。在美国,家庭和婚姻心理咨询是起源于社工人员的。在中国大陆,接受过系统心理治疗专业训练的社工人员很少,一般分布在一些较好的社会团体、民政系统或非政府组织。

值得注意的是:无论这些“专家”如何介绍自己,只有受过专门的心理治疗或心理咨询专业训练的人员才可以算做是“心理医生”。

01

心理咨询师不该是那个给你建议的人

他们不会告诉你是否应该离婚或者辞职。“心理咨询的真正工作是让你更了解自己,改变你的思考方式以及你的行为方式,或是改变你理解这个世界的方式,”Smith谈道:“心理咨询并不是给一个好建议。“

当然,心理咨询师可能会告诉你应对心理疾病(诸如抑郁、焦虑、双向障碍)的策略,然而真要具体到你个人生活的决定时,他们更像是一个促进者。

“你确定你来做心理咨询是为了把做决定的权力交付给别人吗?还是说,你希望学会如何拥有这种力量?”Howes说。

02

他们大概也有自己的心理咨询师

“我绝不会相信一个没有被治疗过的心理咨询师,”Howes说。

根据这些专家所说,大多数心理从业者有他们自己的心理咨询师——可能不是全程护航,但至少在职业生涯的某些节点上是有的。多数心理学研究生课程甚至要求申请者有被治疗的经历,Smith说。

03

大多数心理治疗师不会开药给你

这通常是精神科医生的工作,或者是家庭医生的——不是心理咨询师或者社工的工作,Bufka说。但你的治疗师可以跟其他专业人员合作帮你开始或者停止药物治疗,如果你对这方面感兴趣的话。

04

你不一定要被诊断为精神疾病才求治

一个常见误解是:“你必须得‘疯了’才要去做治疗。”Howes说。“人们之所以去做心理咨询的理由很多,跟精神疾病关系不大。

即使你真的是因为精神障碍才求治,那也没什么好羞耻的。就好像你会因为其他任何身体状况而求助一样,你是去向一个专家询求帮助。

这个通常处在中间地带——当你正挣扎但又没有完全疲惫不堪,人们犹豫着要不要去做咨询,因为他们觉得还不需要咨询。

“但如果你感觉被困住或被情绪淹没,或者你无法照你想要的那样正常生活,那么这是一个信号——你确实需要跟某人谈谈了。”Bufka说。

05

你的心理咨询师并不会私下跟他的朋友谈论你

“首要原则是保密,”Howes说。“如果我跟朋友或家人谈论我的个案,我很快会失去我的执业资格。”但是,他们可能会就某些个案或延伸的主题,在由可信赖同僚组成的小团体中讨论。

”我们可能每周或者每月小组讨论一些困难的个案,然后从同辈中获得反馈,“Smith谈道。

“虽然我们会讨论个案,但涉及的个案都会隐去识别信息。(译者:譬如使用化名,改动个案中会识别个案是谁的一些信息)

2019-10-30 14:00:12
暂无回帖
如发帖或回帖,请先点击登录
下一篇 水蛭素_一种新型的生化中药产品 上一篇 15个特征看懂心理咨询全貌(下)
copy@2007-2019 ymax.cn Inc.All Rights Reserved
沂蒙爱心家园 版权所有 鲁ICP备 07012196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