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园论坛

临安的夜晚,略带一丝夏夜的清凉,一个山里的姑娘,自告奋勇带我去看小溪,去寻找一点山的感觉。

不必追寻小溪的来历,就连姑娘的爷爷也说不上来,为什么叫沼溪。姑娘挽着我边说边走着。
当听到哗哗的流水声由远而近的时候,我一阵欣喜,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刚刚演出时的疲劳顿时消失得干干净净,反过来我倒拉着她的手在跑。“如今的沼溪成了旅游景点,修了草地,栽了很多好看的小树,还建了游人休息的亭子。”姑娘不无得意地介绍着,尽管这样,路还是有点不平,她扶着我的手抓得紧紧的,生怕我要跌倒似的,快到小溪的时候,她忽然停下了脚步,我不知道她要干什么,只好等着。过了一会儿,她走过来,递给我一样东西,我一摸是朵花。她笑着说:“挺好看的,给你。”我放在鼻子上嗅了嗅,一股淡淡的清香沁进我的心田,一个第一次全新的感觉,我把花紧紧地贴在胸口。
拾阶而下,我们径直来到了小溪的边缘坐下,溪水欢快地流着,好像我的心绪一样,流向我的家,流向我的童年,流向老山,流向更远更远的地方。
悠悠然,我仿佛又回到了那血与火的战场,我那些牺牲的战友都在这溪水中复活了,随着溪水走向了万家灯火,他们就在我不远的地方。
是的,无情的战争让我失去了一双明亮的眼睛,我再也不能饱览祖国祖国山清水秀的风光,此时此刻,我是多么想看一眼这不平静的小溪,看一眼身旁这朴实的姑娘啊!或许是失去了一些,但人们同时也让我感受到了那种用钱也买不来的纯真情感,遐想当中,姑娘轻轻拍了我一下:“你在想什么呢?”我张了张嘴,竟无言以对。

唉,早知道带台录音机来,放点音乐多好。”姑娘不无后悔地说着,我指了指溪水说:“这不就是最真,最美,最纯的音乐吗?”于是,借着溪水的伴奏,我们唱起了《涛声依旧》,《弯弯的月亮》……
随着这无拘无束的歌声,小溪似乎也兴奋起来,溪水流得更加欢快了,我忘记了过去,也不去畅想未来,这个世界仿佛就剩下了我们两个人和这活泼欢快的小溪,我们就这样唱着,依偎着,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天飘起了毛毛雨,于是我们双双踏着满足的脚步,哼起了回归的歌谣。
现在我走远了,可那条小溪和那山里的姑娘,却永远留在我记忆的深处。

 

        作者 许波银            国家一级伤残军人 双目失明


下一篇 假如我有一双明亮的眼睛 没有了
如评论,请先点击 登录
暂无评论
copy@2007-2008 ymax.cn Inc.All Rights Reserved
沂蒙爱心家园 页面执行时间:2500ms
沂蒙爱心家园 版权所有 鲁ICP备070121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