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园论坛
楼主 兰亭碧波 说:

    悬念不仅是一种体裁,还是一种写作方法。具体写作时切入方式要与情节相符,自然过渡,材料要少而精,不能脱离主题,慢慢解答问题,让事物有结果。由此可见,悬念是有艺术性的卖关子。

    悬念写作方法内容不限,可以写人、记事、状物。朋友,赶紧开动你的小马达,一起动笔试试吧!!!

2023-10-21 13:30:56
1楼山水说: 吸烟有害…… 房间里烟气缭绕,桌上满是烟蒂的烟灰缸里还在冒着湿湿烟气。小周已在房里转了很久,突然他紧走两步来到桌前,把才点燃的香烟使劲的按进了烟灰缸。迅速拿起手机,“卫红姐,我是小周”,没等对方说话,小周先开口了。“小周啊,什么事啊?”小周定了定神:“红姐还得麻烦你,帮我问问小泉姑娘那边,我约他总不出来,差不多三个月了”。“是我帮你介绍的那个小泉姑娘吗,原来不是听你说相处的很好吗?我正想着你们什么时候来报喜呢,现在怎么了?”“我也不知道,正好好的,突然约她她就不出来了,总说没空,这些天问他是不是我哪里不好,他也不回应”。“你先别着急,我去问问”。 小周呆呆的在沙发上坐了会,正想去拿茶几上的香烟,只听手机嗡的一声连唱带蹦,他的手便在空中画了个符滑向了手机。“红姐”。小周叫了一声。“我问了他姑妈,没人接电话,我就留了微信”,“等一下吧”。红姐在手机那头说。“谢谢红姐,又要麻烦你,这事如果能成,一定好好谢谢你”。“没事”,红姐一声笑,“我先问你,是不是哪里做的不好啊,惹他生气了?”小周有些无奈:“我也纳闷呢,这段时间天天在想,理不出头绪,小泉又不说什么情况”。“原来帮你介绍的时候,他的姑妈,我的好闺蜜说她这个侄女比较感性,要求的对象是踏实又体面,我看你挺合适,西装革履,干净利索,做事认真负责,不急不躁,你俩学历啊,年龄又相仿,所以就和他姑妈说了”,红姐继续说,“后来听你说,也听他姑妈说你俩相处的不错,怎么现在又出岔子”,红姐顿了顿,“再等一下吧,别想太多,有消息会马上回你的”。 午后的阳光从窗外照在地板上,好像被什么拖着越拉越长,左右都不自在的小周终于等来了红姐的微信消息。“小周,小泉姑妈说小泉只回复了两个字,抽烟。再无别话。和小泉好好沟通,是不是还有其他问题,再给我回话。小周把消息来回的看,愣了会神,愈发不解,又拿起香烟盒颠来倒去的瞧,抽出一根闻闻,点燃了。看着烟气在空气中慢慢荡开,小周的心也慢慢沉了下来。他拿起手机写到:小泉你好,我想你是知道我的心的,这几个月我心神不宁,今天终于从你姑妈那里得到你的回复。非常开心,但有些不解,我抽烟你是知道的,虽然只是偶尔抽抽,似乎你也并不反对,是不是我还有其他的不对,爱你的小周”。 一会叮咚一声响:小周,那天我才知道你抽的是什么烟,一下子就没感觉了,抱歉,现在才回你。小周禁不住看了看烟盒,忙回:什么烟牌子吗,山水牌呀。是的,山水牌,我非常讨厌的前男友一直抽这种烟,以前你抽的少,见面的时间也少,那天突然见你拿这种烟出来,我实在没心情了,真的抱歉。小周又看了看盒烟:我也很抱歉,只是我不知道啊,真对不起,表情躺枪。紧接又是一条消息:以后我换一种,再不抽山水牌了,我现在就把它踩得稀巴烂。说着小周就把那盒烟扔在地上,用脚踩了又踩。等了十几分钟,满怀期待的小周不见有什么回应,正想该怎么办。叮咚一声,小周忙拿起手机,只看到一条小泉发过来的,又马上撤掉的一条消息。预知小泉发了什么?等以后再说。。。附:几天前听到的一个小段子,改得面目全非的作文。 2023-10-24 16:39:34 孟圆文案回复山水说: 文章有两处环境描写,一次是开头,写屋内的烟雾多,导致光线不好,暗示抽烟太多,后面一定有问题。一次是中间屋内的阳光,疲惫,绵长,暗示男孩等的焦急,这样的安排非常好。结尾要把欲知后事删除,加一句有结果的浪漫暗示,给人希望,活着就有盼头了。 2023-10-24 16:39:34
2楼冰凉说: 投 标 梁 斌 早上七点半,杨文匆忙地从家里准时出来,坐上刚停稳的白色桑塔纳轿车。汽车快速向蓝山县城驶去。 早春三月,惊蛰刚过,胶东半岛的大地仍在北风里贪恋着冬天的闲适,尚没有完全从冬眠的慵懒中舒展起来,而路边的梅花,田里的桃花、杏花,却在一次次越来越气短的寒流中,迫不及待地、高傲地轻装上阵,它们在北风中的清新亮丽和楚楚动人,像是一个个搔首弄姿的少女,耐心地挑逗着仍包裹在厚厚冬装里、好像总也打不起精神的人们。坐在汽车后座的小张,又打了个哈欠,然后说:“杨经理,今天穿上西服,打上领带,很精神。”杨文平时习惯于穿夹克,觉得今天这样的衣着让身体有些僵硬、呆板,紧紧系在颈部的红蓝格相间的鳄鱼牌领带,好像也有些约束了脖颈的自由。他现在没有聊天的兴致,一直在反复地想,今天除了蓝山监理公司外,还会有哪几家企业参加投标?投标时的情况会怎样?可能出现哪些问题?如何应对招标人的提问?……他相信投标报价应该没有问题,针对这个项目的《监理方案》已经研究了多次,也应该问题不大。如果如愿中标,中午就要请他们吃顿饭。他又用手摸了摸西服内口袋里硬硬的支票夹,再次确信支票也带上了。 轿车接近县城时,明显有些颠簸,车速也慢了下来,坑坑洼洼的路面上间或有些灰白色的薄冰,多处路段被摆成一排的大石块挡住了半幅行车道。寒风中,一些穿着黑色、深灰色棉猴的工人,正在奋力地用铁镐刨着封堵的路面。杨文问旁边的司机李师傅:“这就是要改造的世纪大道连接线吧?”李师傅正机敏地避让着路上零散的石块,淡淡地答道:“应该就是吧。” 心中有些忐忑的杨文,一走入县城建局二楼的候标室,身材魁梧、腰板挺直、头发花白的蓝山监理公司经理王建志,就站了起来,满脸堆笑地说:“哎呦,你们市里的大公司也来小县城抢活干呀。”说着就伸出指缝里夹着正抽了半截香烟的、宽大的手掌。杨文像他抱了抱拳说:“我们是上门来讨口饭吃,也是来给你们陪标呀。”两人的手礼节性地握了一下。话音刚落,走廊上传来清脆又急促的高跟鞋脚步声,王建志狐疑地看着门外的来客,又看了看杨文,杨文认出来者是建东监理公司的副经理李华,正有些娇喘地走过来,无框眼镜后面的柳叶眉微微地蹙着,敞开的紫色裘皮大衣展露出白色羊绒衫里凸凹有致的身躯,一股甜腻的香气也向他们扑面而来。杨文上前一步,打折招呼:“李经理,你也来了,今天又会是你中标。”李华笑着说:“哈哈,杨经理,又遇到你了,上次投标我们两家可都没有中标呀。”杨文把李华介绍给王建志,王建志苦笑着说:“又来了一家大公司。久闻建东监理李经理的大名,美女出马,项目就归你了。”李华见王建志正用像有透视能力的小眼睛上上下下打量着自己,略显松弛的白皙面庞微红,忙把目光移开,笑道:“大名鼎鼎的王经理,怎能认识我这个无名之辈,到了你的地盘上,我们只是来凑凑热闹。”王建志吸了口烟,一边吞吐着,一边说:“我们是小公司,只是在县里干几个小活,哪有你们大公司的实力。” 说话间,工程科小于走了近来,大声说:“三家都到齐了,现在抽签确定唱标顺序。”很快,李华跟着走了出去。不一会儿,走廊上又响起登、登的脚步声,李华红着脸,一进门就说:“我们被废标了,看你们两家吧!”房间里的人都默不作声地看着她气恼的样子。她一坐下就对旁边跟着来的女孩小声嗔怪道:“你怎么忘了让我带上《法人授权委托书》?总是丢三落四的。” 小于又来了。当杨文走在长长的走廊上时,又暗自摸了摸上衣口袋里的《法人授权委托书》,心里很是紧张。一进入会议室,杨文就看到吴科长在会议桌正中的位置端坐着,张副科长和另一个人分坐在两边,都在低头看着桌上的资料,他大声说:“各位领导好!”吴科长抬手示意让他在对面坐下,板着瘦长的脸说:“请出示《身份证》和《法人授权委托书》。”他恭恭敬敬地用双手递了过去。吴科长看了看,转给了张科长,然后喝了口水,郑重地说道:“杨经理,蓝山县去年为了迎接新世纪的到来,拓宽改造了世纪大道,但道路的通行能力没有充分发挥出来,今年要对连接线进行改造升级。这个项目时间紧、任务重,请你介绍一下万方公司的《监理投标标书》。”杨文清了下嗓子,刚要开始汇报,就被吴科长叫停,他皱着卧蚕眉说:“你们的投标作废,在投标《报价单》上没有盖公章。”杨文的心蓦地紧缩了一下,脸色瞬间变得惨白,惊诧地瞪着眼睛看着对方,对方挥了一下手,冷冷地说:“你先回候标室吧。” 杨文一回到候标室,每个人都惊奇地看着他。李华睁着大大的眼睛,盯着他讪笑地问道:“你怎么也这样快回来了?”杨文重重地坐在椅子上,叹了口气说:“我们的标也被废了。”然后转向王建志,说:“王经理,这个项目肯定是你们的了。”王建志刚垂下的厚重眼皮豁然抬了起来,眼睛里闪着光彩,扬起手搔了搔鬓角灰白的头发,笑容可掬地说:“那可不一定,什么情况都可能发生。”说着,他把口中的香烟猛吸两口,把剩下的小半截狠狠地按在烟灰缸里,又用力地搓了两下,迅速地站了起来,跟着小于大步走了出去。李华悄声说:“蓝山监理公司是当地的企业,王经理方方面面的关系多,和上上下下的领导都很熟,这都是在为他中标找借口,这个项目我们本来就没戏。”杨文放下手中的《投标书》,淡淡地说:“我们也有自己的优势,本来是有希望的,但工作不够细致,有明显的疏漏,就怪不了别人了。” 说话间,王建志垂头丧气地推门走了进来。李华精异地问道:“王经理,怎么也这样快就回来了?”王建志哗啦啦地推了推椅子,恨恨地说:“我们投标文件袋的封口处没有盖骑缝章,所以也被废了。”李华的脸立即泛出了红光,眼睛、眉毛、鼻子、嘴巴一起像花朵一样绽放开来,露出的两排洁白的牙齿如碎玉般晶莹,说了声“是—嘛。”杨文也在心里暗自庆幸,“或许真的会柳暗花明?”他忙喝了口水,掩饰住脸上情不自禁露出的微笑。王建志从另一个口袋里又找出一只打火机,终于又点上双马烟,沉默着,一口接着一口深深地吸着,像是只有把所有的烟气都吞进去,才能将胸中的积郁一一化解,眯成一条缝的眼睛中,充斥着落寞和孤寂。他总是难以忘怀以前的事,又想起自己带领一个营在海岛上度过的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他在那里艰苦地驻守了八年,当期盼已久的提升只等上级党委批复时,大裁军的命令让他的梦一下子破灭,他向美丽女卫生员多次说过的,当上副团长后一起离开孤岛的承诺,也无法兑现,因此连同失去的还有她的温柔。他很快就转业了,部队帮他把老婆和孩子安排到县城里,并转成非农业户口,但她身穿戎装的飒爽英姿、穿着藕荷色碎花连衣裙的倩影和一颦一笑,总在他脑子里挥之不去。去年县里投巨资改造的世纪大道项目,领导提前打招呼要他让出来,并说过要用别的项目进行补偿,难道这个项目还不能让她做吗?室内静悄悄的,蓝色的烟气在肆意地扩散着,只间或听到翻阅标书的声音。 再次进来的小于让三位投标人一起去会议室。正襟危坐的吴科长用眼睛狠狠地在三人的脸上一一扫过,冷冷地说:“今天的开标很不顺利,各家工作都很粗心大意,全都废标了,我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他把端起的水杯磕在桌面上,又说道:“刚才我向局领导做了汇报,由于这个项目施工队伍已经进场,监理招标不能再等了。”他停顿了一下,看了看左边的张科长,接着说:“建东公司的《法人委托书》已经传真过来了,原件也在送来的路上。现在三家等于处在同一条起跑线上,局领导决定三家坐在一起,重新公开唱标。” 当三人一起回到候标室,都默不作声地在心里回味着刚才的情景。杨文觉得自己的《标书》做得最好,细致又全面。由于三家都是按照收费比例的下限,报价一致,关键是看《监理方案》,但王建志的明显是从别的项目照搬照抄的,甚至连项目名称都没改过来,李华的显得太简单,只有两三页纸,没有实质性内容。他转念又想,王建志是当地的企业,在这种特殊的情况下,还是很可能会让他中标,李华的虽然简单了些,但基本内容也都有了,听说她的老板神通广大,不知找过哪路神仙。 王建志一进门,就恨恨地瞪了跟他一起来的姜主任一眼,又点起一只烟,把烟放在嘴里,嘴唇抿成一条线,轻轻地、缓缓地吸着,嵌在层层皱纹里的眼睛不停地左右晃动着,在心里不断地埋怨自己,不该安排这个县领导的小舅子负责查验、封装《标书》,上次已经出现了差错,这次问题更严重,若在封口上没有漏盖公章,这个项目现在已经拿到手里了,《监理方案》中出现的这种明显失误,进一步说明他责任心不强,也更让自己丢面子,让这两个市里来的公司又会说我们是县城里的企业;明天必须调整他的工作岗位,若是当年在自己的营盘里,早就把这样的兵赶得远远的;看看万方公司做的《监理方案》,就知道我们公司的差距和人才的匮乏,但矬子里怎能拔出将军?姜主任像做了贼似的,远远地、默不作声地坐在王建志的后面,扭搓着双手,时不时地偷偷瞄一瞄他宽大的背影。 李华一进门就嚷嚷着打开了窗子,坐下来,拿出包里的小镜子照着,心里想,吴科长这人有些好色,不断地盯着自己,即使在看旁边的人时,也用眼睛余光瞟着自己,这能在投标中获得加分吗?我通过朋友知道了这个招标信息,立即告诉了老板,老板后来说已找到了关系,投标时他也不来,也不知是哪个关系,大概没戏,再有关系,也赶不上王建志这样的“地头蛇”,其实现在就看各家背后的关系了,他们何必这样认认真真地走过场。;也不知万方公司是否找上关系,只派杨文来投标,估计他们公司也不是十分重视;看来蓝山公司还只是县城的水平,连《监理方案》都不会做;怎么还不出结果,果真没有中标,我还可以顺便去找那个老中医把把脉。 小于终于拿着一张纸走了近来,大声地宣布:“根据评标办法,确定这个项目由万方监理公司中标。”杨文抑制不住心中的喜悦,慌忙上前与小于热烈握手称谢。李华跟杨文只冷冷地说了一声:“祝贺!”就带着那个女孩匆匆地推门而出,蹬蹬的脚步声很快就消失在楼梯口。王建志撇下姜主任,独自低头默默地向楼上走去。杨文兴冲冲地来到工程科,见吴科长不再,紧拉着张科长的手说:“谢谢,谢谢,中午请你们吃饭吧。”张科长咧开满口大黄牙的嘴,笑着说:“恭喜你们。今天中午吴科长有事,我们改日再说吧。”杨文把两盒烟匆忙塞进他办公桌的抽屉,恳切地说:“请你跟吴科长说,我们进场时,一定好好喝顿酒,一醉方休。” 当白色的桑塔纳在返回路上又经过那段公路时,杨文觉得看到的一切都一下子变得亲切起来。他让李师傅把车开得慢一些,要把沿路的行道树、路灯、涵洞、上下坡、路面宽度变化,尽量多地记在脑子里。路边的各色鲜花,在早春正午的暖阳下,显得更加娇艳,正笑得花枝乱颤。 2020年9月11日成稿20,12月10日定稿。 2023-10-25 10:56:56 孟圆文案回复冰凉说: 文章写的比较好,思路清晰,情节曲折,很有节奏感。大致分三个部分:一是去投标的路上,开头用环境,高冷。二是投标中,连环悬念,情节对冲,给人紧张感。三是投票后,结尾用环境,热情,仔细,与开头形成对比。整体来说,情节,意境比较好,在写作上非常有艺术性。 2023-10-25 10:56:56
4楼帘卷西风说: 困扰 炎热的夏日午后,县一中高二3班的教室里,暑气蒸腾,空气都似乎凝滞了。窗外香樟树上的蝉声此起彼伏,映衬着室内的一片静谧,只听得见粉笔划过黑板的“唦唦”声。 个头不高、略显单薄的何叶坐在靠窗的第二排,透过树叶的缝隙,斑驳的光影在她略显黝黑却清秀的侧脸上流转。她略微皱着秀致的双眉,一双总是迸发着黑曜石般灵气的眼睛聚精会神地盯着黑板上老师刚写下的字迹。那是今天老师布置的课后作业。可在她眼里,那些字迹却似乎被薄雾笼上,辨认起来困难无比。 她轻轻闭了闭眼,再睁开,笔画简单的勉强可以分辨了,复杂的仍然难以看清。 "怎么回事?"何叶心里隐隐涌起不安,这已经不是第一回了,但这次的感觉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强烈。虽然为了备战期末考试,最近需要频繁使用眼睛,但何叶从来都是靠着出众的学习能力获得好成绩,而不是临时抱佛脚。所以即使临战考试,她每晚的睡眠还是很充足。 然而这次的感觉不同于以往任何时候,仿佛有个声音在心底悄悄提醒着她,这不是普通的视力问题。“难道是……?”她蓦地想起了已经出嫁的二姐。二姐在19岁的时候,眼睛也出现过类似的问题,但在贫寒的家境下没得到妥善治疗,只是回娘家时带着委屈提起过。后来二姐的眼疾虽未恶化,但做家务和农活时仍受影响,从此遭受来自婆家的白眼与歧视。 一闪而过的惊惧在何叶心底荡起惊涛骇浪,又被她强自按捺住。一种凄凉的寒意慢慢渗透开来,她的心直直地沉了下去。女孩子眼睛若是出现问题,像务农的二姐只能无奈忍气吞声。而对于她这个学业成绩在年级乃至全校都是佼佼者的学生来说,无异于是晴天霹雳,后果不堪设想。 从小到今年高二,何叶是在什么样的环境下长大,才勉强有机会走进校园的,她比任何人都清楚,那真是一般人想象不到的艰难啊! 2023-10-26 22:13:51 孟圆文案回复帘卷西风说: 文章短小精彩。开头写了烦躁的暑热,孤单的蝉声,粉笔声,用这样的环境,暗示凄凉的故事,引人读文章,验证自己的想法。中间写事实,用了二姐的插曲,印证孩子将来的命运。最后无果之尾,给人思考,孩子的眼睛好了没,她的命运到底怎么样了。 2023-10-26 22:13:51
5楼淡然自若说: 生活没有一帆风顺 他们相遇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春天。 她是个清纯可爱的女孩,笑容温暖,眼神如星。他是个成熟稳重的男人,温文尔雅,坚毅果断。 他们都被对方的优点所吸引。他们相爱了。那种感觉就像是在山巅舒展开双臂迎接自由与快乐。他们一起度过了一个又一个美好而甜蜜的日子。 然而,在这美好而甜蜜之后,不幸降临了。 她被诊断出一种罕见的绝症。医生说,:“这种病有治愈希望,但手术风险极高。两天之内做决定吧!” 她没能抵挡住对生命的渴望,和他的温柔,选择了手术。 男人焦急万分地等待着手术结果。无尽的等待伴随着担忧和不安。 终于,在漫长而焦虑的等待之后,医生走出手术室。“很抱歉……我们尽力了。”男人听到这话时心支离破碎。 “她是否还能活下去?”他凄然地问道。 “这次手术虽然失败,但我们并没有放弃治疗的希望。她还有另一种治疗方法,不过需要前往另一个国家。”医生给了他答案。 男人听到医生的话,激动得上前抓住医生的手问:"请问是否有联系方法?”医生看着男人那双期待的眼睛,摇了摇头。男人听到医生的话,抓着医生的手突然失去了力气。医生看着男人那双渐渐失去光彩的眼睛,又补充道:“不过我可以给你一个地址,其他的就要靠你们了。” 男人听到医生的话,眼睛里才又重新燃起了生命之光。医生看着,男人坚定的眼神。不再犹豫把地址给了他。 男人拿到地址,决定为了他们的爱情奋斗到底。于是两人舍弃了安逸与平凡的生活,来到那个陌生的国度寻求最后一线生机。 在一个陌生而异国他乡,男人尽力寻找着救治女孩的方法。 经过长时间的寻找和等待,终于有那名著名医生的具体位置了。两人马不停蹄地就赶到了医生的住所。然而,当两人欢欢喜喜的感到,却看到大门紧锁,房里漆黑。女孩看着没有一丝光亮的房子,强忍着泪水抽出一个微笑对着男人说:“亲爱的,或许我的生命就如此,我们放弃吧!你陪我快乐的度过这段时间,我不想再奔波了。”男人听到女孩的话,把她紧紧地拥怀里,温柔的说:“我会治好你的,相信我好吗。” :“可是………………”话没说完,男人把手轻轻地放在女孩的,唇上摇了摇头。女孩看着,男人坚定的神情,不再说话。听从男人的安排,在附近的酒店,住了下来。男人安排好女孩的一切,就去打听医生的情况。通过多方打听男人得知,医生还有两天就会回来。 两天后,果然纳位著名的医生回来了。 医生出现在他们面前。“我可以尝试治愈你。”医生给予了答案。 然而,在他开始治疗之前,风声却传来。这位著名医生被禁止出入该国境内任何医院,并且对相关信息进行封锁。选择是只剩一个——私下进行手术。 心乱如麻之中,男人坚持着他们唯一的希望。 在夜幕中伸出双手握紧女孩略显发白但依旧温暖柔美的小手。男人注视着她,用眼神给她力量。 终于,那个最终的时刻来临了。 他们决定向命运挑战,并默默祝福着对方。 所有的爱和希望都投射在冰冷而孤寂的手术室之中。 男人,在手术室外,焦急地等待着消息。每一秒钟仿佛都是一年之长。时间在不息流逝中交错虚空。 “手术成功!”医生信息传到了他耳边,他泪流满面。“但她需要更多时间来康复。”医生说。 男人并没有陪她康复,而是向医生了解了一些情况,安顿好女孩后,就独自一人只身踏上归途。 即使两个相爱的灵魂如此亲近得握紧在一起,可他们也只能任由着,命运残忍地把他们分隔开来。因为这段时间内女孩需要全力休养恢复元气。需要花费许多的钱,虽然难以割舍,但为了今后的幸福,他们只能忍痛短暂的分离。 2023-10-27 06:49:24
如发帖或回帖,请先点击登录
上一篇 2023年雨果奖最佳短中篇小说《时空画师》 在线阅读 下一篇 关于论坛优化的几个问题
copy@2007-2019 ymax.cn Inc.All Rights Reserved
沂蒙爱心家园 版权所有 鲁ICP备 07012196 号
鲁公网安备37132302000324号
总访问量:11616868     当前在线人数: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