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推荐】百鸟朝凤-无障碍样片2 【光影之声】出品
分享至
暂停
下一篇 绑架者-无障碍样片 【光影之声】 上一篇 《钢铁侠》
主演:陶泽如、郑伟、李岷城
加入时间:2019-06-26 22:20:42
推荐指数:★★★★★
剧情简介:

《百鸟朝凤》是由北京劳雷影业有限公司制作的剧情片。该片由吴天明执导,陶泽如、郑伟、李岷城主演,于2016年5月6日在中国大陆上映。
该片讲述了德高望重的唢呐老艺人焦三爷带领徒弟们用执着的热情与坚定的信仰追求和传承唢呐精神的故事。

中文名:百鸟朝凤
外文名:Song of the Phoenix,Bai niao chao feng
出品时间:2016年 
发行公司:北京聚合影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制片地区;中国大陆
导    演:吴天明
类    型:剧情
主    演:陶泽如,郑伟,李岷城
片    长:107分钟
上映时间:2016年5月6日(中国大陆)、2013年9月25日(金鸡百花电影节)
对白语言:汉语普通话
色    彩:彩色

主要奖项:
第十三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优秀作品奖
第29届中国电影金鸡奖“评委会特别奖”

剧情简介:
百鸟朝凤:
陕西一个叫做无双镇的小村落里,吹唢呐这种传之久远的民间艺术,绝不止于娱乐,更具意味的是它在办丧事时是对远行故去者的一种人生评价——道德平庸者只吹两台,中等的吹四台,上等者吹八台,德高望重者才有资格吹“百鸟朝凤”。“百鸟朝凤”这支高难度的曲子,也只有领军的唢呐高手才能胜任。整个无双镇,只有四方闻名的焦家班班主焦三爷能吹“百鸟朝凤”。焦三爷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唢呐老艺人,他带领徒弟们用执着的热情与坚定的信仰追求和传承唢呐精神。现在焦三爷老了,他急需培养接班人。
徒弟游天鸣初进焦家班时年幼稚嫩,对焦三爷十分敬畏,虽然心有不甘被父亲“抛弃”在焦家班学艺,但仍有为争家门荣光全力博取师父赞许的信心。能够进入焦家班的学子必须人品端正,忠守唢呐艺人的德行,从骨子里做到“唢呐离口不离手”,为考验两个徒弟是否符合标准,焦三爷这个面冷内热的黑脸师父使尽招数。


演职员表

演员表
陶泽如.png陶泽如 饰 焦三爷
 
郑伟.png郑伟 饰 游天鸣
简介  少年时期
 
李岷城.png李岷城 饰 游天鸣
简介  成年时期
 
胡先煦.png胡先煦 饰 蓝玉
简介  少年时期
 
墨阳.png墨阳 饰 蓝玉
简介  成年时期
 
迟蓬.png迟蓬 饰 师娘
 
张喜前.png张喜前 饰 游本盛
 
谭群.png谭群 饰 大师兄
 
嵇波.png嵇波 饰 二师兄

职员表:
出品人:吴天明
制作人:吴天明、罗雪莹
原著:肖江虹5
导演:吴天明
编剧:肖江虹、吴天明、罗雪莹
摄影:王天麟
配乐:张大龙
美术设计:李传永
录音:王长悦

角色介绍

焦三爷.png焦三爷
演员 陶泽如
唢呐王焦三爷是戏中焦家班的掌门人,技艺过人的焦三爷在措手不及的社会变革和浮躁年代里,对没落的唢呐技艺坚守不渝,引领弟子们用生命不息传承不止的信念,奏响唢呐艺人独特的光辉。
 
游天鸣.png游天鸣
演员 郑伟、李岷城
拜焦三爷为师学艺,历经磨难,凭借坚定的毅力和不知疲倦的练习最终得到了师傅的认可,继承师傅衣钵后,历经艰辛,排除万难,最终把唢呐文化发扬光大。
 
蓝玉.png蓝玉
演员 胡先煦、墨阳
蓝玉聪明伶俐、天分过人,在悬空运气吹羽毛、不换气吸满瓢水、芦苇杆吸河水等基础训练上,向来是一马当先。但也因为性格上的玩世不恭,最终没能传承衣钵,被师傅赶出焦家班。师徒二人之间也由此心生芥蒂。
 
游本盛.png游本盛
演员 张喜前
对于游天鸣来说,游本盛是一位宠溺又严厉的父亲。游本盛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他把儿子看做自己后半生的希望,于是送儿子到焦三爷处学习吹唢呐,希望儿子成为一名受人尊敬的唢呐匠。

音乐原声:
歌名:喊歌
歌手:苏阳乐队
性质:主题曲

幕后花絮:
吴天明要求演员和主创到组后深入生活,研讨剧本,他坚持与剧组同住在条件简陋的招待所,吃同样的饭菜,不搞特殊化。
导演要求演员们一到剧组就穿上角色的服装,到麦田学割麦,跟唢呐指导学吹唢呐,在阳光下晒黑皮肤,一举手一投足要像自己扮演的角色。
吴天明邀请作曲家张大龙深入采风,选取陕西音乐素材,创作了一首全新的“陕西版”《百鸟朝凤》。
在生活中,陶泽如粗通笛子和小提琴,刚刚从上一个电影剧组杀青,就匆匆赶到陕西合阳,一直在剧组苦练吹唢呐。

获奖记录
2013年第29届金鸡奖Golden Rooster Awards
最佳故事片:《百鸟朝凤》 提名
最佳男主角:陶泽如 提名
最佳女配角:迟蓬 提名

第21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
原创影片大赛:《百鸟朝凤》 入围

第13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优秀作品奖
优秀作品奖:《百鸟朝凤》 获奖

第29届中国电影金鸡奖
评委会特别奖:《百鸟朝凤》 获奖

第1届丝绸之路国际电影节
最佳故事片奖:《百鸟朝凤》 获奖

法国tours电影节
观众最喜爱影片奖:《百鸟朝凤》 获奖

制作发行:
前期宣传:
2016年5月6日《百鸟朝凤》上映。5月12日,义务宣发方负责人方励现身某直播平台用下跪、磕头的极端方式,恳求全国院线经理为《百鸟朝凤》增加排片,引起关注。

出品发行:
联合出品:
西安曲江梦园影视有限公司、西安曲江影视(集团)有限公司、陕西景浩泽影视有限责任公司、北京聚合影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北京劳雷影业有限公司、东方天明(北京)电影有限公司、北京启泰远洋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发行公司:北京聚合影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上映信息
上映时间:2016年5月6日
上映地区:中国大陆

影片评价:
该片从表层看是写的吹唢呐,但从深层看,表现的是对中华民族对优秀传统文化应持有的正确态度。如何对待本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其中包括根植于民众的民间文化,这是当前中国面临的一个严峻课题。(中国文联原副主席仲呈祥评)

该片坚守的,正是一条与《人生》《老井》《变脸》《首席执行官》等一脉相承并与时俱进的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深化现实主义的电影发展道路。这正是在东西方文化八面来风的现实背景下,面对形形色色的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和东施效颦的“西化”鼓噪,依然葆有可贵的文化自觉和文化定力的体现。它是中国特色的电影创作的成果。(《人民日报》评)

该片熔铸着吴天明对人生、对电影的感悟,表达了他对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认识和传承,以及对现实中普通人的细致关怀。有提前看过影片的影迷表示,《百鸟朝凤》故事感人,主演精湛的表演让人落泪。(新浪网评)

电影评价
精彩影评:
时代有大遗憾 电影有小遗憾
首先致敬中国第四代导演的领军人物吴天明,做为执导生涯的绝唱,任何一个进影院的人都应该非常认真地观赏这部电影。即使是一天只有两场,一场不超过十个人,旁边还不时传来美国队长的喧嚣。

《百鸟朝凤》和唢呐其实是一样的,电影中唢呐作为一个时代的标志物已经逐渐被历史淘汰,作为一个文化传承的记忆,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遗憾。而《百鸟朝凤》这样带有鲜明时代特色的电影,我觉得也是作为电影时代的一个标志,逐步退出了大荧幕的舞台,也是一个小遗憾。

影片讲述了一位老唢呐师傅传承自己技艺,而交到徒弟手里的唢呐班逐渐被时代所淘汰的故事。

影片的上半部分,重点表达了师徒之间的传承,我觉得略有一丝平淡,焦三爷收徒、传艺讲述的并不是非常精彩,尤其是唢呐的魅力没有很好地表达出来,一曲百鸟朝凤只在影片后面稍微露了一下,就和焦三爷一起消失了,让人感觉意犹未尽。另外电影中人物的一言一语包括动作表情,仍然80年代的表演的特征,我觉得在这一点上并不符合这个时代的需求。

而影片最值得探讨的是无论是表现唢呐技艺还是师傅徒弟之间的交流都给人一种表面文雅的感觉,之所以用表面文雅是我觉得,这些民间的乐器以及各种风俗习惯通常会表面给人一种土的感觉,而骨子里是极文雅的。比如在我的老家办白事称呼来帮忙的四邻八舍用的称呼最能代表这一点,称之为“效劳”的。虽然用豫北本地话说起来好像是很土,但是如此书面化的并且文雅的词大概只有现在在欧洲皇室电影电影才经常出现。

所以我觉得如果用更原生的方式来表现唢呐的魅力可能效果会更好一些。

影片最精彩的地方大约开始于从焦家班变成游家班的那一刻,在这之后唢呐技艺从不被村里人接受到不被身边人接受,到不被自己人接受,被自己的好朋友在婚礼上冷落,不行请师礼,到别人的婚礼上被西洋乐队所排挤,接着就是没有人来邀请唢呐班参加红白事,再往下是师兄弟们各奔生计。这的的确确是真实而冷酷的。

而焦三爷和游天鸣面对这样的变化,除了对个别人发泄自己的无奈外,毫无办法,焦三爷用尽最后的力气吹上一曲《百鸟朝凤》作为自己一生的告别,也许还能带着年轻时辉煌的记忆离去。而作为年轻人的游天鸣在面临巨大生存的压力下,连生活都无法坚持下去的他,如何能肩负把唢呐技艺传承下去的重任?在影片中游天鸣是迷茫的,是无力的!

哪怕是影片最后,官方机构来找到游长鸣录制唢呐班,让我们以为唢呐班可能会有一丝回暖的迹象,也被现实击的粉碎,被城市化和工业化压榨的农民工们已经失去了回家乡生活的能力。

有些东西过去了就是过去了,唢呐也许以后就只能存在于影像和人们的记忆当中。
八音影评  | 做有态度的影视评论  | 2016-09-24 15:32
致敬吴天明:不是所有人都可以“百鸟朝凤”!
是一部什么样的电影,让“大半个中国电影圈”纷纷自发力挺?

《百鸟朝凤》上映,电影界近百位志愿者不辞辛劳,为推广尽其所能。全国九大影业发布联合声明,为影片发行保驾护航。李安、张艺谋、徐克、黄建新、陈凯歌、贾樟柯、张一白、黄健中、谢飞、何平、管虎等多位著名导演齐声应援,义气力挺。

是什么样的一部电影,让63岁的制片人老泪纵横跪求增加排片?

5月12日,著名电影制片人方励在网络直播中下跪磕头,老泪纵横,恳请影院经理增加排片。方励在直播中说:“这部电影是中国人的电影,讲的是中国人自己的文化,二百多人的志愿团队干了八个多月,却只有百分之一的排片。”他还说“这个电影出来就没指望票房多少,只是希望能有更多观众看到吴天明导演最后这部杰作。”
 
这部电影就是《百鸟朝凤》,以上的这一切,都离不开一个人,他就是吴天明。
 
吴天明导演,2014年3月4日永远离开了我们。《百鸟朝凤》是他的遗作。
 
正如电影里所说,“百鸟朝凤”这首曲子,只有德高望高的人死后才配享用(一般德行平庸的人只能吹四台、八台。)
 
吴天明是一个配享用“百鸟朝凤”的人。因为无论荧幕内外,吴天明都是中国电影界一个“教父级”的人物。
 
他有重量级的电影作品(《人生》《老井》《变脸》等,都获得过巨大成功,拿奖无数),还为中国影坛培养了一批蜚声国内外的电影人(张艺谋、陈凯歌、黄建新、周晓文、田壮壮、何平、顾长卫、芦苇等)。
 《老井》:中国第一部获得A类国际电影节大奖的作品

《百鸟朝凤》,同样是大师的匠心之作,口碑也非常之高,但与电影圈大佬力挺和极好口碑不相称的是,这部电影遭遇着市场冷遇,一度面临上映不到一周就下线的危险。
 
看完这部电影,可以说,《百鸟朝凤》电影内外发生的故事,都让人噙着泪。
 
吴天明生于1939年,在创作《百鸟朝凤》时已经72岁高龄,据说为了修改这部电影的剧本,吴导经常改到痛哭流涕。好不容易在2014年2月完成最后制作,然而仅一个月之后,大师辞世,《百鸟朝凤》成为绝唱。
我全神贯注看完这部电影,感触很多。吴天明导演的这部作品,不只是一部电影,他更借此把个人对艺术的匠心和初心,做了最深最真的演绎。
 
《百鸟朝凤》讲的是唢呐传承的故事,揭示了一个时代的命题:在商业化的时代大潮面前,传统文化和技艺如何坚守。
 
电影故事线索非常朴实,但内涵饱满、表演到位、真实感人,导演把他对艺术和时代的思索全部融入了这部作品。

作为“中国五代导演的教父”,电影中的“天鸣”是个徒弟(天鸣,谐音“天明”),但是一个能把唢呐吹到骨子里的人。
 
陶泽如饰演的师父说:“唢呐不是吹给别人,是吹给自己的。”这句话,我感觉是整部电影的灵魂,懂得敬畏,对得起自己,才能感动别人。
 
技艺不只是技艺,更是一种德行和操守。在“是非曲直”常常用金钱来衡量的时代,真正的唢呐匠吹得是人品和艺品,吹的是定力:能够摒弃干扰,日复一日,把活儿做到精益求精,完美再完美,并把它当一种至高荣誉坚守。
 
电影里面,有一个有意思的场景:一边是吹唢呐,一边是西洋流行乐(加上大长腿美女唱歌),唢呐这边没人听,还被人说他们给双倍的钱,叫他们不要吹。

时代变迁总叫人无奈,传承者们纷纷离开唢呐这个行当。那谁在传承这门技艺?所以,焦三爷找唢呐的传人,不只是找技艺非常好的人,他更看重“唢呐离口不离手”的品行。

焦三爷有两个徒弟,一个叫蓝玉,一个叫天鸣,天分极好的蓝玉却被焦三爷赶出师门。

到后面,焦三爷说出了当年为什么收天鸣为徒?他说,是他父亲摔倒时他掉流下的那滴泪。最终天鸣也没有辜负师父,摒弃了浮躁,也挡住了诱惑,把唢呐这门技艺传承下来了。

天明,“天鸣”,吴天明导演已经将自己融入“天鸣”这个角色,这个角色演的不是师父,而是徒弟……我想,里面正透露导演对艺术的敬畏和初心。
 
技艺是匠人的生命,只有能把它融入到骨头缝的人,才堪称真正的巨匠大师。

电影中有一段“唢呐王”焦三爷吹唢呐,吹得如痴如醉,不是喝醉了,是吹醉了,太好听,听出了眼泪,听出了百感交集。
 
最后,想说的是,不管这部电影票房如何得让人尴尬,对我来说,看完《百鸟朝凤》,真的是意犹未尽,如获至宝。
 
因为,不是所有人都可以“百鸟朝凤”。
禾木兄  | 独立影评人、资深策划人  | 2016-08-28 11:37
有部同样题材的电影,不知比《百鸟朝凤》高明多少倍
有部同样题材的电影,不知比《百鸟朝凤》高明多少倍

文/马庆云

吴天明导演的遗作《百鸟朝凤》,上映那段时间,我没有去看。原因倒是也简单。第一,片方在前期宣传的时候没有文艺片应有的低调,什么纪念啊,什么片子真牛啊,之流的,过于溢美,浮躁非常。第二,发行人方励下跪。套用《危城》里边的一句话,很多时候,你一旦跪下了,就永远起不来。所以,不能惯着“文艺片”的臭毛病。最近,片子有网络版了,我想聊聊自己对这部电影的看法。

吴天明老先生在导演方面的才华十分有限,而且十分局限,唯一能拿得出手的作品,是张艺谋主演的《老井》。这部电影的路数其实非常简答,就是山民自己打井,打不出来水,最后,政府出面,帮着一起打出来了。简单概括路数,就是现实主义加主旋律。影迷觉得优秀的地方,实际就是现实主义的地方——山村的那些景象,山民的形态。这个技法是最简单的,生活如是,你就如是拍即可。

拔高的地方,就是山民倔强,要打出水来。主旋律喜欢的地方,就是在拔高处,有组织帮着实现了打出水来。反观到电影《百鸟朝凤》中来,吴天明导演又何尝不是唱了一曲主旋律的小民歌呢。但是,他却丢失了《老井》里边的现实主义。

保护唢呐等非物质文化遗产这事儿,早已达成共识,这其实是一种主旋律精神。如果说,在此未形成共同认知之前,电影做这一题材,那进步意义可想而知。比如,在九十年代,做这个题材。但是如今,共同认知早已达成,再来,就是马后炮跑了,批判现实主义的味道全然没有,对早已形成全民共识的情态进行溜须拍马的痕迹就太明显了。这其实就是作品的时代性问题——数百年前,前人做《封神演义》,风火轮、千里眼,都是超越时代的,现在还搞这个,航天器和华为手机只能笑而不语了。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吴天明丢失了现实主义的拍摄手法,他不在遵从自己《老井》中的传统,不再尊重真实的生活。我们看《百鸟朝凤》,哪里哪里都不像。这个不值得尊重的最重要的地方。我记得,“哪里哪里都不像”这个评价,陈丹青说过张艺谋的《归来》。像吴天明、张艺谋等人,实际就是老了,富裕了,离开底层了,再重新回来拍底层,一下子就陌生了,不鲜活了。

熟悉农村唢呐艺人生活的,自然看不到农村——《百鸟朝凤》不过是吴天明导演自己印象中的农村。一位导演,丧失了自己用镜头实现现实主义的能力。包括主演陶泽如先生,为演戏而演戏,他无时无刻不在用自己的表演告诉影迷,这是演戏呢,逗你玩呢。老一辈“表演艺术家”真正会演电影的,少之又少,他们骨子里边,”装”的东西太多,实诚的东西,基本为零。

其实,拿另一部年轻人的作品一比对,吴天明导演的《百鸟朝凤》就十分尴尬了。这位年轻人,知道怎么拍现实主义。他就是郝杰,作品就是《铁蛋儿的情歌》,上映时候的名字是《美姐》。

《百鸟朝凤》想说,受到西洋乐器的冲击,新鲜事物更应景,所以唢呐艺人没饭吃了,就悲怆了一般。这个主题,在《铁蛋儿的情歌》中,也有体现。铁蛋的剧团,唱二人台被人冲击了,也挺惨的,然后,剧组就转型了,也唱新歌。吴天明选择的是固执,试图有谁赏饭吃,还是跪着的。郝杰用剧情选择的,就是转型,站着把饭吃了。两种精神,前者看似悲怆,实则假装可怜只为摇尾乞怜,而后者才是新时代塑造的进步青年。

当然,《铁蛋儿的情歌》比《百鸟朝凤》高明的地方,不仅仅在此处,还有至少两点。第一点,就是郝杰知道如何拍现实,如何让你看着像。他是河北张家口山里的人,与生俱来具备这方面的优势。然后,他又不用装蒜的老派演员,只用素人。《铁蛋儿的情歌》里边的男主角,就是唱二人台的。我想起王小山在《奇域》这部中东纪录片里边的话,读万卷书,还得出去走一走,把读到的落实了。吴天明导演,缺少的,就是走一走,真正落实到真实中去。如今的张艺谋,亦然。

第二点高明之处,是影片真正提神拔高的部分。吴天明导演的《百鸟朝凤》,只会哀叹传统艺术丢失云云。实际上,他连一个最基本的概念都没有搞清楚——唢呐如何才能存活。他依旧通过剧情固执地认为,唢呐存活所需要的,是钱。还是一肚子世故圆滑!而郝杰的《铁蛋儿的情歌》就干净的多,他如何认为二人台呢?

铁蛋为何能唱好二人台?因为他跟妹子的爱情,被妹子他妈阻断了,因为他家穷。因为悲怆的人生需要舒展出来,他急需一种艺术形式罢了。陈超先生在《打开诗的漂流瓶》一书中,简明扼要地说,诗歌是什么?就是你想要吞吐的咽喉被生命遏制,吐不出来的东西。

铁蛋实际完成的,就是这种吞吐。所以,我更愿意用《铁蛋儿的情歌》来说这部上映名为《美姐》的电影。铁蛋需要二人台,是因为内心的抒发,这门艺术,即使不能吃饭了,依旧不会亡掉,因为艺术本来起步的时候,也不是用来吃饭的。倒是吴天明导演,满脑子都是什么啊。


copy@2007-2019 ymax.cn Inc.All Rights Reserved
沂蒙爱心家园 版权所有 鲁ICP备07012196号